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

網站服務選單

會員服務選單

相關聯結

  •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
  • 人生雜誌
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

商品圖片

京都有禪:一位留學僧的京都學記
Zen in Kyoto: A Foreign Monk's Journal When Studying in Kyoto

作者:釋有暋

出版社:法鼓文化

出版日期:2024年04月01日

語言:繁體中文

系列別:琉璃文學

規格:平裝 / 15*21cm / 256頁 / 彩色印刷

商品編號:1111700481

ISBN:9786267345245

定價:NT$480

會員價:NT$374 (78折)

  • 接受海外運送
  • 接受7-11超商門市取貨
  •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

精采書摘

< 回商品頁

非常「名所」

↑TOP
又到了賞櫻的季節。佛教學系的日本同學們相約週日上午,到京都最負盛名的「名所」賞櫻,然後在樹下用簡餐。

同學邀請我一同出遊,可是每週日上午是我到福成寺禪修的時間,因此也只能拒絕。同學一臉疑惑地看著我,心裡似乎打著很大的問號:「千篇一律的禪修怎會比一年一度的賞櫻有趣?」

我笑笑不語。

返景入竹林

我每週日去禪修的寺院,是日本臨濟宗建仁寺派屬下的福成寺。雖然隸屬「洛西三十三所觀音靈場」,卻不是春天賞櫻或秋天賞楓的「名所」,因此完全沒有遊客到訪,只有在每週日上午的禪修會,才會遇到幾位住在附近地區的信眾。

歷經兩小時的禪修及早課結束以後,即到了出坡時間。出坡的作務很簡單,不外乎掃掃落葉或擦擦窗戶。福成寺的範圍雖然不大,但庭園卻非常有特色,既有參天的櫻花樹,也有鋪滿了一地的青苔;眾多花樹之中,有繡球花、山茶花、牡丹、睡蓮、梅花、紫藤、娑羅樹,當然也少不了秋天最應景的楓與銀杏,一年四季皆呈現不同風貌。

出坡時,我經常會丟下掃帚,一個人跑到斜坡上的竹林深處,聞著朝露裡古木青苔的氣息,感覺吹拂在臉上的春風,沉浸在竹葉間閃爍起舞的萬道金光裡。竹林裡的鳥啼與蟲鳴,在春風的指揮下演奏著大自然交響曲,呈現出一個生命蓬勃的世界,相對地,內心卻變得平靜無比。這時的自我,與外在的一切交織在一起,彷彿這一刻還在身上,下一刻即融入風中、竹林之中,彼此呼應,感覺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感都活絡了起來。

讓我不禁想到,唐代「詩佛」王維形容的「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返景入深林,復照青苔上」,形容的也許就是這種人與大自然合一的感覺吧!

吃飯即修行

輕鬆地出坡,隨著響徹山林的打板聲而結束。福成寺的早齋,是很樸素的一鍋白粥配幾道日式的醃漬蔬菜。由於空間的限制,過堂的方式亦被簡化。雖然如此,基本的規矩還是要遵守的,譬如進食時禁語,添菜時以手語溝通,碗筷不可碰撞發出聲響,以及留一片菜葉做為清洗自己的碗盤之用等。

當中有一規矩很有趣,即是用餐後大眾的筷子,要在住持法師放下以後才可以放下。不要小看這小小的規矩,我即使練習了三年,有時稍不留神,還是會習慣性地先放下了筷子,而遭到法師的瞪眼。

因此,為了提醒大家,住持法師會特意大動作地把筷子高高舉起再緩緩放下。即便如此,還是會有人在一片寂靜中,驚覺自己不小心放下了筷子,於是趕緊抓起筷子,再偷偷瞄一眼法師的表情,像犯了過失的小孩。

用早齋的過程,無疑是正念的訓練。尤其對那些習慣了邊用餐邊看電視,或刷手機的人來說,要專注於用餐時的每一個動作,以及每一口的咀嚼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尤其是新人,只見他們用餐時,不是掉了筷子,就是忘記最後要留一片菜葉。一碗粥喝下來,弄得汗流浹背、緊張兮兮。但練習幾次以後,他們的動作不僅變得乾淨俐落,臉上也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,跟之前簡直判若兩人。

和敬清寂

早齋以後,是品嘗抹茶的時間。日本茶道文化的開展,被認為是十二世紀初,由日本臨濟宗的開祖榮西禪師到中國留學時,把當時中國禪宗寺院所流行的飲茶文化傳入日本以後開始的。因此,凡是日本禪宗臨濟宗寺院的住持,不僅繼承著臨濟宗的公案禪體系,也習得一手沏茶的工夫。

在日期間,自己也學了一年的日本「裏千家」流派的茶道。做為初學者,我非常講究沏茶時,那些一絲不苟的標準動作,即「形」的表現。相對而言,住持法師重「意」而不重「形」。因此,剛開始時我心裡非常在意住持法師那些不達標準的沏茶動作,總覺得這裡的先後順序不對,那裡的茶碗擺錯方位等,滿腦子都是妄念。

看習慣了以後,我那愛批判的心才慢慢放下,而漸漸領會住持法師沏茶的風格,及其呈現之意境。其實,茶道最重要的精神——和敬清寂——就是在教導我們,要放下對自我及外相的執著,回歸當下,全心全意感受及珍惜眼前的人與事。想到當初自己的態度,實在汗顏!

直覺與直觀

聖嚴法師曾經開示說,直覺的反應是自己習慣性的認識與判斷,是先入為主的,因此不可信賴;直觀,譬如觀身、觀受、觀心、觀法,好比用照相機把一幅圖畫照下來,也就是看到什麼,就是什麼,無需去分別好壞、是非、善惡、多少。

由此可見,直覺是我們生活裡的慣性,而直觀就是生活裡的修行了。

在福成寺,使我有機會學習,以直觀來重新認識,以及感受大自然裡的一切。我嘗試打開所有感官,體驗外界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之原本樣貌,並時時提醒自己,不急著用主觀的想法去分別,也不加入喜好與厭惡,只需要很純粹地感受當下萬事萬物的動與靜,用心觀照一切。

燈火闌珊處

禪修會結束後,回到繁忙的京都,經過某處賞櫻「名所」時,只見人頭攢動,大家爭相在櫻花樹下拍照,而且還必須不斷躲閃旁人的鏡頭,每走一步就得說一句「sumimasen」(抱歉),實在難以專心觀賞美景。至於在那些網路上暴紅的打卡景點,更見得到長長的隊伍在苦苦等候照相,好不壯觀!

京都是日本傳統文化及大自然美景的重鎮,從各種傳統技藝,如茶道、花道、書道、歌舞伎等,到一年四季不斷輪替盛開的繁花,都有不少讓人趨之若鶩的「名所」。但是,對我而言,真正的「名所」不是那些被過度渲染或粉飾的景點,而是那些樸實自然,能為我們帶來感官愉悅,以及內心安逸的場所。而不為人所知的福成寺,即是這樣的一個地方。

其實,我們又何必盲目追隨被大眾或媒體所追捧的「名所」呢?也許,只要放下一些先入為主的觀念,不依賴直覺,多訓練直觀的能力,我們就會發現,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專屬我們個人的「名所」就在燈火闌珊處呢!